首页      |      实验室概况    |      研究队伍    |      人才培养    |      科研成果    |      开放与交流    |      资源共享    |      运行管理    |      联系我们    |
 图片新闻 more
 通知公告 more
  • 实验室环境公开信息
  • 11-12
  • 天津科技大学天津市制浆造...
  • 03-30
  • 关于2015年天津市科技...
  • 11-03
  • 有关2016年度国家自然...
  • 11-03
  • 关于2015年天津市科技...
  • 11-03
  • 关于开展天津市科技计划项...
  • 11-03

    《求贤》杂志报道我校倪永浩教授

    发布日期:2015-11-03

            由天津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指导,天津日报社主办的《求贤》杂志,在2014年第9期以《倪永浩:现代造纸科研领域的“蔡伦”》为题,对我校特聘教授、国家“千人计划”、教育部“长江学者”、加拿大工程院院士倪永浩教授的学术成就、爱国情怀、敬业精神和高贵品质进行了长篇报道。

      现将全文转载如下:

    倪永浩:现代造纸科研领域的“蔡伦”

      倪永浩简介:教授,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长江学者”特聘讲座教授,天津市特聘讲座教授,天津科技大学特聘讲座教授。加拿大新不伦瑞克大学(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化学工程系和化学系教授,加拿大新不伦瑞克大学Limerick制浆造纸研究中心主任,在机械浆漂白、高得率浆的性能和应用、生物精炼等多个分支领域的研究居国际领先地位,并在上述领域的工业应用及产业化方面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从2002-2005年期间为加拿大自然科学基金化工和材料学科终审委员会委员(共12人),从2008年起担任加拿大学者终审委员会委员(共11人),目前是加拿大制浆造纸学会执行官员和加拿大制浆造纸研究委员会主席。

      记者手记:要撰文介绍被列入国家“千人计划”的倪永浩教授,而他本人又在地球那端的加拿大,只能请天津科技大学熟悉、了解倪教授的老师们介绍并通过邮件采访,说实话心里挺“没底”。不知能否找到感觉,真实生动地写好这位现代造纸科研领域的世界级领军人物,能否准确勾勒出这位当代“蔡伦”的风采。没想到,在天津科大那么多人了解他、敬佩他,如数家珍般地介绍他的“故事”,从专业研究到培养学生,从道德品质到为人处事,从工作作风到人生追求,介绍他就像谈论共事多年的朋友或情趣相投的伙伴,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可以说,这些介绍就像一面镜子,映出真实可感的倪永浩。

      人杰地灵的浙江嘉兴,是倪永浩的故乡。1965年出生的他,当时跟所有农家娃一样,守着青山绿水,度过了虽然清贫但却快乐的童年、少年时光,直至走进陕西科技大学,成为造纸专业的大学生,才知道一张纸背后有那么多可以学的知识,有那么多需要研究的内容;有那么伟大的事业,那么宽阔的土地……

      可想而知,他爱上了自己的专业,确立了终生所要追求的目标。于是,他大学毕业后参加了教育部举办的出国研究生考试,以优异的成绩胜出,走出国门深造。如今,他已是加拿大制浆造纸科学与工程资深学者,加拿大工程院院士,加拿大资深学者终审委员会会员,加拿大制浆造纸协会执行官员和研究委员会主席。特别值得骄傲的是,2002年他被评为加拿大制浆造纸科学与工程资深学者时年仅37岁,是加拿大所有领域中获此殊荣的最年轻学者,也是加拿大化工届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华人学者。而且,他于2004年和2008年分别获得的加拿大化学工程Syncrude Canada创新奖和杰出工业发明应用Bentrel Award奖,为历史上第二位获此奖项的华人学者。除此之外,2007年他还获得美国缅因州立大学访问教授奖,2009年获得澳大利亚制浆造纸研究院的访问教授奖。15次担任国际学术会议上的学术委员会委员,并多次在国际学术会议上作主旨报告。

      无疑,倪永浩让全世界的同行感知了中国学者的聪明才智,也让他们联想到世界公认的中国“四大发明”。两千多年前的中国人蔡伦,通过改进造纸工艺,已能利用树皮、碎布、麻头、鱼网等原料精制出优质纸张。从此,这一技术传到世界多个国家,为促进人类文明的进步,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今,倪永浩的追求与研究,同样在为世界造纸技术的进步发展而努力。

      从天津科大胡慧仁教授的介绍中,记者了解到倪永浩受聘天津科技大学教授以来,在该校制浆造纸工程学科的学科建设、科研和教学、人才培养以及国际合作与交流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由于他的到来,使天津科大在该学科的研究已与国际接轨,并瞄准该学科领域的前沿进行研究。特别是他组建并领导了“基于制浆造纸平台的生物质精炼”和“高得率浆的制造、性能和应用”两个创新研究团队,有效提升了天津科大的研究能力与水平,也为天津科大的发展进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如今,这个团队已获1项中加国际科技合作项目、3项“十一五”科技支撑项目和12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成为全国各高校同类学科中,近年来获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最多的单位。更让天津科大师生们感动的,是倪永浩教授的爱国心。据了解,近五年来,倪永浩教授为天津科大培养了9名青年教师和六名博士生,为他们提供出国研修资金和研修机构,使这些年轻人的学术研究水平得到迅速提高。

      聆听这些感人的介绍,想象倪永浩教授一定是位高大、外向,富有激情的学者。没承想,照片上的他,给人的感觉却是清瘦、含蓄、沉稳。胡慧仁教授说,其实他本人非常低调、谦逊。当他在电话中被告知,记者要采访他时,倪永浩教授再三推辞,认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自己想做的、能做的。做这些,他很快乐很有成就感。

      真的,我们虽然没有见到倪永浩教授,但却被他深深感动了。


      独家对话: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如何与天津科技大学结缘,受聘成为该校教授?

      倪永浩:说到如何与天津科技大学结缘,或许就真的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分吧。我1985年毕业于现在的陕西科技大学,取得了制浆造纸工程专业学士学位,1986年漂洋过海来到了加拿大,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一直读到博士,1992年取得了化学工程的博士学位。然后,就一直在加拿大新不伦瑞克大学化学工程系和化学系任职至今。加拿大和天津或许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但对于我来说,天津科技大学却是既熟悉又向往。首先,天津科技大学与我的母校陕西科技大学的建校背景、学科历史和经历较为相似。就制浆造纸工程专业而言,天津科技大学制浆造纸工程学科是中国最早设立的制浆造纸学科,该学科的历史已经超过60年,在国内外都具有很大影响力。其次,天津科技大学对我更大的吸引力在于我的导师。我本科时期最尊敬的导师杨教授后来到天津科技大学任职,或许是一种憧憬与追随的动力吧,我也有幸经他介绍成为天津科技大学的特聘教授。在这里,我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同仁,大家能够一起为祖国的制浆造纸事业贡献微薄之力,让我很是欣慰。最后,因为天津科技大学制浆造纸工程专业的影响力,吸引了大量的优秀学生加入到我们这个专业学习、研究,看到他们的现在,仿佛折射出了我自己的影子--求学、成长、成才。大学可以给予学生们的不仅仅是一个特定专业领域的学习,更多的是给予学生们一个方向、一种选择,教导他们应该怎样学习、研究、生活。所以,我希望能够用自身所见、所学指导他们,让他们能够得到与国际同步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知识。正是以上种种的情愫让我与天津科技大学结缘。

      记者:您受聘于天津科技大学制浆造纸工程学科后,为本专业带来了哪些国际前沿的学科理念和科研方法?

      倪永浩:为了使本学科与国际接轨,瞄准本学科领域的前沿研究,我组建并领导了“基于制浆造纸平台的生物质精炼”和“高得率浆的制造、性能和应用”两个创新研究团队。通过资助这两个团队的多数人员出国研修和坚持这两个方向的不断深入研究,使本学科获得了1项重甲国际科技合作项目、3项“十一五”科技支撑项目和12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使本学科成为全国各高校同类学科中近年来获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最多的学科。这两方面也是我主要的研究项目和研究重点。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惑,制浆造纸专业已经研究这么多年还需要研究吗?我的答案是--需要。很多人也会问我制浆造纸研究了这么多年到底有什么成果?这些成果大家可能不会很明显地感受到,但是其实制浆造纸专业是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我们每个人每天的生产、生活都是离不开纸的,我们的衣食住行可能都会用到或者接触到纸。绝大一部分人听到造纸都觉得这个专业更多的是面向工业,而非日常生活,实际上并不然,现在中国经济社会日益发展,电商行业风生水起,电商就不可避免地会利用物流运输,那么就会产生包装盒、包装袋,这绝大部分都是纸质的。再者,我们的文化需求也离不开纸,看书读报这些都是纸。有这样一个数据,中国的造纸量是全球第一的,而人均用纸量却远低于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不过中国的人均用纸量在突飞猛进地增长着。这就说明经济的发展、文化需求的发展会带动人均用纸量,以这样的形势中国的人均用纸量将很快赶上甚至超过发达国家,那么总造纸量就会需求更大。可能很多人都会有这样一个误会,就是会觉得造纸是一项污染很严重的工业产业。实际上,随着我们学科的不断发展、科研人员的不断研究,现在国内的造纸技术已经是相当成熟和先进的了。我现在研究的也正是如何更新造纸技术,说白了,就是如何让造纸污染率最低、产出率最高,如何使用可再生的能源,让资源有效合理的循环利用。

      “生物质精炼”这个概念的提出就是利用植物中的纤维素替代化学制剂进行纸浆制造。植物是可持续、可再生的资源,合理利用这样的资源可以有效的减轻对环境的压力,降低污染。关于“高得率纸浆”可能听说过的人会比较多,最初的制浆造纸是利用化学方法煮制生产,这种方法会造成相对比较严重的污染,用数据说明就是,只有40%-50%的得纸率,却会造成60%以上的污染残留在废液当中,这样的制浆过程已经无法适应当今经济社会的发展与进步。社会与经济的不断发展需要的是得率高、污染小的制浆过程,所以高得率浆的制造研究就应运而生。所谓的高得率纸就是尽可能少地使用化学方法,大部分使用机械方法来进行制浆造纸。这种方法的研发成功使得得纸率达到85%以上,而污染残留下降到50%以下。它的优点就是资源利用率高、环境污染小。我正在试图将这个研究不断延伸、扩大,起初这种方法只能应用在普通纸张上,现在可以应用到铜版纸、书写纸、商用包装纸等等。

      记者:您倡导、主办的中加合作项目有哪些?这些项目的进展如何?取得了哪些实效?

      倪永浩:我作为倡导、组织者和加方主持人,申报且完成了科技部中加国际合作的一个项目--“环境友好型高得率浆的生产及在高档涂布纸中的有效利用”,获得项目经费来自中方(本专业)的100万元人民币;来自加方(我自己负责的部分)53.2万加元,折合人民币319.2万元。接下来的就是我主持的天津市科技支撑重点项目--“基于纳米微晶纤维素和导电高分子的功能防伪材料的研究”,获得项目经费50万元人民币;主持国家外专局的项目--“国家'千人计划'引智配套项目”获得经费20万元人民币。此外,还主持了3项校企合作项目,分别是于泰格林纸、湖南骏泰浆纸和山东泉林纸业的合作。

      我主持的项目——“以镁碱代替/部分代替钠碱的高得率浆漂白技术”,已于2011年7月在宁夏中冶美利浆纸有限公司年产10万吨P-RC APMP生产线上试验成功且已经进行产业化应用。这是国内第一家采用该技术的生产线,也是世界上采用该技术的第一条P-RC APMP生产线。“荧光增白剂辅助的过氧化氢漂白高得率将技术”已于2011年在华泰纸业实现工业化应用。可以说,上述两项成果的产业化应用为企业带来了很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同时,近五年来我申请中国发明专利5项,发表SCI收录的论文26篇,其中1区8篇、2区5篇,1区和2区论文占总数的50%。其实,我也只是在做自己的研究,很多成绩都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这些成果都是中加交流合作、国内外对本专业大力支持得来的,当然,我会珍惜国家给予我的认可和赞誉,更好地做好理论研究、深入实践,用理论指导实践,再用实践检验理论研究,最终,努力使我自己的研究领域取得更大的突破,为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同时体现自身价值。

      记者:除了研究,您又非常重视教学与实践,这两方面的工作您是如何分配的?

      倪永浩:我虽然定居在加拿大,但是,平均每年至少会回国3次左右。近五年来,我为制浆造纸工程学科举行了20余次学术讲座,也培养了硕士研究生5名,其中3名学生已经毕业,博士研究生8名,其中也有3名已经圆满结束学业。利用社科基金和科研项目经费资助和指导全部8名博士生在国外进行学位论文研究,以提升博士研究生的培养质量,促进天津科技大学制浆造纸工程学科与国家的接轨。

      根据我在国外教学的讲稿,还整理和翻译出版了一本书--《制浆化工过程与原理》。很多人都给予这本书不错的评价,认为这本书是有科学价值的,是对制浆造纸工程专业教学的参考用书,能够促进我们本科和研究生教学的国际化。我很感谢大家对于我教学研究的肯定。

      每次回国我都会为本专业的研究生组织几次英语角活动,与全专业的几乎每一位研究生讨论他们科研和论文中遇到的问题,指导他们开展科研工作和撰写学术论文,希望他们无论在思想道德方面还是在专业技术方面,都能够有所启发并取得进步。我会教导他们运用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研究方法,不能够只是埋头研究不深入实践,我们这个学科需要大量的实地考察的经验,解决实际发生的问题,然后再回到实验室去想原理、做研究。只有经过实践检验的理论研究,才是真正有实际意义的研究项目,不能为了研究而研究,也不能够只是单纯地解决问题,要两者结合着研究解决。我也会告诉他们不能够只是盯着本专业的内容研究,好的研究要有扩展,会有交叉,现在经济社会的发展,需要学科与学科之间的相互结合、相辅相成,开阔眼界,放眼更多的相关学科才能够取得更广阔的研究前景,获得更实际的研究成果。

      记者:天津科大9名青年教师和6名博士生在您的资助下出国深造,您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

      倪永浩:首先我要说明的是,出资培养他们的经费并不是我自己的钱,而是我所主持的项目经费和我申请到的一些包括国内、国外的国家科研基金,以及这些科研与项目应用的地方企业给予的合作酬劳。有了这些经费,可以使更多本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到加拿大进行学习和深造。3名已经从加拿大毕业的博士生中有1名是天津科技大学制浆造纸工程专业的青年教师,另有1名也留在天津科技大学以充实本专业的教师队伍。他们两人在读博期间发表SCI1区论文3篇和2区论文1篇。出国做博士后研究的7名青年教师中,大部分都成为本学科的领军人物和技术骨干。这也使我倍感欣慰,这或许是表达我对天津科技大学的感恩以及心系祖国发展的最好方法吧。实现科学发展,关键在科技,根本在人才。在我看来,既对制浆造纸工程专业充满热情又对祖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怀揣激情,才能够成为更优秀的科研工作者,我们能够将自己的所知、所学、所得贡献给祖国的研究事业,是体现我们自身价值最理想的途径。如果说期许,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始终充满积极向上的动力,脚踏实地地进行科学研究,开阔视野、突破创新,最终不遗余力地报效祖国。无论我身在何处,我的心始终是记挂我的祖国,所以我希望用我自己的微薄之力培养更多、更优秀的学生一起为祖国更加辉煌的明天奋斗和努力。